章节目录 第1066章 随便你怎么想

作品:《术师手册

    血荆龙猎肆意展开骨翼,气流随着他的心意发出凄厉呼啸,大地居然升起一块块巨大的岩石。当他扑向亚修的时候,双爪掀起了腐蚀万物的血色云浪,无数岩石朝着亚修爆射而来,巍峨气势宛如天崩地裂!

    这不是虚境生物,而是半神术师!

    亚修瞬间做出准确的判断,他早就听说在地渊国度里,仍然传承着一种特殊的术法派系·寄生。寄生术师将自己与虚境生物结合,可以随时变幻成虚境生物战斗,谓之「寄生」状态,而且在寄生状态下,他们仍然可以使用其他奇迹,堪称兼具龙兽的体魄与术师的智慧!

    眼前这头血荆龙猎,毫无疑问就是一位寄生半神!

    亚修同时使用剑体壁垒与折光守护,剑体壁垒瞬间被岩石砸碎,折光守护挨了龙猎一抓也只损失一次守护次数,但不小心碰到包围的血色云浪又损失一次。亚修眉毛一扬,他还以为剑体壁垒可以防住岩石飞溅,没想到这些岩石似乎经过龙猎的强化,重量与硬度超乎想象,如果当做普通岩石防御肯定吃个大亏。血荆龙猎看似冲动鲁莽,但一次普普通通的突袭冲锋里充满了诡计暗算,稍有不慎就会遭到重创......这就是地狱半神的战斗水准!

    亚修急速后退,心剑随心而动,刹那间在前方布下层层墨痕罗网。当血荆龙猎飞扑过来的时候,墨痕如同丝线紧紧缠绕在它身上,硬生生勒出无数道伤痕!奇迹·心笔!

    虽然血荆龙猎瞬间就恢复伤势,但亚修已经很满意了—这只是被强行提升到传奇级别的普通奇迹,能阻挡半神一秒钟都是胜利。

    现在看来,心笔还是具有一定潜力,以后有机会的话,亚修打算以心笔为基础构筑新的奇观。不仅仅是因为好用,更因为这个奇迹对亚修而言有很大的纪念价值.....它就像心剑与替身一样重要。

    在追杀起伏间,亚修又测试了自己其他奇迹,结果都是不甚满意。就在此时,亚修忽然混身一震,千万吨压力降临他的身上,若是凡人这个瞬间已经被重力扭曲成糊糊的状态涂抹在地上,但折光守护为亚修争取到关键的反应时间。重力奇观......真不错啊,我也想要!

    他抬起眼睛,看见血荆龙猎的狂爪已经近在咫尺。你想要地狱,那我就给你地狱!

    奇观·恶魔形态!

    亚修体表泛起宛如沥青的黑暗,将他浇铸成高大凶恶的狰狞恶魔。他的双手自动变幻成两柄利刃,庞大的压力被他视为无物,跟血狂龙猎硬碰硬对撼!

    恶魔形态也是脱胎于寄生派系的奇观,转换成恶魔的时间内,术师所有抗性大幅上升,受到的所有伤害都由恶魔承担,只会缩减变身时间,不会伤害到术师本体。恶魔双手可以变幻成任意武器,只要术师对武器的理解足够深,甚至能变幻出奇观级别的特殊武器!

    利刃与狂爪对撞,利刃毫发无损,狂爪崩碎一块,血狂龙猎甚至浑身荆棘震动,被恐怖的怪力打飞出去!

    这是理所当然,血狂龙猎的变身是什么级别的奇观?下位?中位?上位?就算是上位奇观,它也得受限于术法神殿的规模。而奇观「恶魔形态」,可是需要近十个术法神殿拼凑的据点才能塞得下的极上位奇观,是大型势力「古堡」的唯一底牌!

    血狂龙猎瞬间稳住身形试图再战,但亚修已经不需要他试验自己过去的奇迹,现在他想要试验的是.....新到手的奇观!

    亚修的狰狞魔躯泛起金色的微光,在他攻击龙猎的瞬间,金光化为一条锁链绑住龙猎,令这头巨大的怪物瞬间凝滞!

    消耗型奇观时间锁定,命中后锁定敌人的时间!虽然极为实用,但它并不是以攻击次数来计算,而是按照锁定时间来消耗,奇观里积累的锁定时间有25秒,也就是说亚修如果一

    次性用光,可以将血狂龙类锁住足足25秒!

    不过如果敌人受到攻击,就要消耗十倍以上的时间才能锁住敌人,也就是花10秒才能狂揍敌人1秒钟,而且敌人越强,消耗的时间也越多。因此时间锁定的正确用法,是花1秒时间锁住敌人,然后自己转移到最佳的攻击位置。

    亚修落到血狂龙猎的脖颈,右手利刃响起清越的风吟。他狠狠一捅,将利刃插入后颈,精准地刺穿脊椎,随着风吟呼啸,血狂龙猎体内同时爆出无数道剑痕。恶魔近乎欢快地怒吼起来,沿着狰狞清晰的脊椎往下狂奔,利刃砍碎一节接着一节坚硬的骨头,一道道血浆喷泉在他后方涌起,龙猎整个身体也随之支离破碎,碎裂成无数残骸落下!

    奇观·剑刃风暴!

    这个剑刃风暴自然不是术师像爆旋陀螺一样挥舞剑刃,而是剑刃插入敌人体内后会掀起钢铁风暴,从内部将敌人绞碎。其实这个奇观用来对付术师有点不太实用,毕竟术师砍上一刀不死也残了,但对付大型怪物正好,保证彻底摧毁怪物的再生能力!

    猩红的血雨哗啦啦地下,亚修解除恶魔形态,龙血划过他的脸庞,令他那张像垃圾桶一样平易近人的脸显得有些狰狞。

    他看向旁边挨着墙壁叼着烟的死狂,问道:「你不帮忙的吗?」「我如果帮忙,情况会更糟。」

    「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么一个敌人?」亚修问道:「不是说这里所有人都被乌洛波洛斯吃了吗?」

    「我问你一个问题,」死狂说道:「如果能安然无恙活在乌洛波洛斯的胃里,你觉得我们还会沿着时间线逃亡吗?」

    亚修一怔,沉吟片刻后点点头:「会。」「哦?为什么?」

    「你们都不是愿意苟且偷生的人。」亚修说道:「哪怕是幽魔,也不会想活在一个毫无希望的末日里。你们是想报复世界的恶兽,而不是卑微求活的蝼蚁。」

    「不过,如果你们可以在吞噬的世界里休整,就不会觉得自己无路可逃了。」他说道:「被遗忘者,就是大蛇之胃对付你们的手段?」

    「是手段之一。」死狂说道:「你可以将自己理解为入侵人体的病毒,被遗忘者就相当于人体里的白细胞。他们负责摧毁一切有名之物,不会让任何生灵活在乌洛波洛斯的胃里。」

    「被遗忘者,都是被乌洛波洛斯吞噬的术师吗?」亚修感叹一声,「感觉哈维会很喜欢这种死灵神迹....."

    「不是死灵派系,所有被遗忘者一旦记起自己的名字,就能恢复自己巅峰时期的实力,死灵派系做不到这一点。」死狂摇头:「非要说的话,应该更接近于时间神迹,将过去的自己召唤出来......不过你这么悠闲真的好吗?」

    「什么?」

    「出现被遗忘者,就代表「胃」已经注意到你了。你杀了一个被遗忘者,只会引来更多被遗忘者。」死狂说道:「直至你被「胃」彻底标记,一旦出现就会涌出无数被遗忘者围剿你。」

    亚修内心一凛,赶紧搜刮据点里的源晶素材,恰好也发现一个绸缎盒子这或许是唯一的保存方法—在里面找到一条劫数!

    将劫数贴在手背,亚修便发现手背的眼睛印记变成了两个瞳孔。当他离开据点,看见旁边地面出现了两团白色泡沫。

    跟被遗忘者战斗毫无意义,既无战利品,赢了也只会增加追兵,因此亚修毫不理会,直接朝着下一个据点狂奔,随口问道:「除了被遗忘者,大蛇之胃还会怎么驱逐我们?」

    「驱逐?不不不,被遗忘者并不是驱逐你,他们是来让你「加入」的。」死狂说道:「如果你被他们击败,自然也会被乌洛波洛斯消化。」

    「胃的另一个手段,对你没什么影响。」她说道:「只是

    会持续失去记忆罢了。」

    「哦......什么!?」

    亚修直勾勾盯着死狂:「我会失去记忆!?」

    「准确来说,只要你在胃里待一秒,就会失去一秒的记忆。」死狂说道:「但记忆是一种很微妙的情报,如果失去了关键的一秒,整段记忆也会渐渐淡忘,因此但凡是想在胃里苟延残喘的懦夫,无论是半神、神主还是至高,通常一年内就会忘却所有,悄无声息地被胃消化。」

    「这不是很严重吗?」亚修声音有些颤抖,「怎么会对我没什么影响?」「因为羁绊。」

    死狂说道:「我们也曾经在胃里苟活了一段时间,为了不变成白痴,我们研究出名为羁绊的神迹,互相之间形成链接锁住彼此的记忆,勉强阻止记忆流逝。」

    「你跟她们有四级羁绊,你可以在胃里活大概四年左右,才会彻底忘却跟她们的共同记忆。」

    亚修停下来,问道:「那我的.....其他记忆呢?」

    「自然是会被忘得一干二净。」死狂悠悠说道:「不过,就算我告诉你,你大概也没注意到自己忘了什么—「

    「不,我知道我忘了什么。」亚修喃喃道:「我忘记哈维那个棺材盖的调侃了......所以我才猜了那么久。」

    哈维曾经说过,他在棺材盖刻下了亚修混乱的感情关系图,亚修气得想打他一顿。在发现棺材盖出现线索的时候,他就应该立刻想起这件事,半神术师的记忆力没理由这么差,毕竟他都没还没开始纵欲......很显然,他关于棺材盖的记忆,在第一次进地狱的时候就丢了。

    「害怕吗?」死狂问道,「一点点丢掉过去的自己。」

    「不怕。」亚修深吸一口气:「如果没有未来,抱着过去又有什么用?连救生圈都算不上。」

    「而且,我不会丢掉过去的自己。」他看向死狂:「她们会保存好我的过去。」

    「回去之后,我将我的人生全部跟她们分享,她们会将我遥远的过去,连接到遥远的未来。」他认真说道:「我不会忘记,只是会暂时......想不起来。」

    死狂看了他一眼,平静说道:「小心。」

    亚修身体一转,避开后面穿透万物的利箭以及叉状闪电。

    后面两团白色泡沫此时已经化为两名半神术师。两人都是远程攻击类型,雷霆与弓箭相互配合,编织出轰动又灵巧的术法攻势!

    「没时间继续在地狱一重逗留了。」亚修快速逃离身后的杀机,「逗留时间越长,忘却记忆与被遗忘者的威胁就越严重.....以最短时间搜刮最多遗产,不能在乎边边角角的浪费!」

    「死狂,我要去第二重地狱了!」

    虽然他们顶多搜刮了第一重地狱的三分之一,不过最顶尖的三大势力都搜刮了,其他小组织搜不搜都无所谓。死狂看了一眼后面,说道:「后面的被遗忘者你不处理吗?」

    「没必要,甩开就行!」

    片刻后,亚修看见一个庄园据点,立刻冲下去依靠庄园遮蔽被遗忘者的视线,然后举起右手,左手指甲狠狠划破右手手背的眼睛印记,鲜血与斑斓印记互相重叠!

    印记快速扩展成一条空间裂缝,迫不及待地将亚修吸进去。

    亚修几乎是下意识地往后抓住死狂的手臂将她拉进来,下一秒半边身子就被吸入裂缝之中。

    就在这个瞬间,一声惊雷划破了地狱的宁静!极远处,弓手半神将长弓弓弦拉到极限,在缓慢流动的时间里,雷术半神为他的箭簇赋予击溃一切防御的湮灭雷闪。最强的破坏术法,最快的神速术法,生前从未合作过的两位半神,在被遗忘后却完成一次天衣无缝的配合。

    箭矢快得不可见,声音被远远抛在后面,沿路的空气被电解出一条漫长的云浪轨迹,射向通往第二重地狱的空间裂缝。术师在空间裂缝里是最脆弱的时刻,一旦空间裂缝受创紊乱,崩塌的空间会将术师卷入无限的乱流里。

    世界在这瞬间无比寂静,爆炸还没发生,巨响还在后面,一切一切都还没来得及发生。

    一根香烟悄无声息出现在箭矢的正前方,这是一根燃尽的香烟,只剩下软软的烟头,跟蓄满湮灭雷能的神速箭矢相比,它跟垃圾没有区别.....或者说在摁灭后就该扔进垃圾桶。

    但重点不是烟头,而是夹着烟头的两根手指,以及手指的主人。她随意地将烟头一划,动作轻柔得像是抖落烟灰。

    神速箭矢瞬间崩裂无数碎片,大地蓦地多出一道深邃的裂痕,被斩开的空气落下瀑布般的云浪,整个世界仿佛被一刀两断。

    刹那间,整个地狱的每一缕风,每一道光,每一根草,每一块石头,一切的一切,所有的所有,都在注视着死狂的轮廓。

    不过下一瞬裂缝关闭,第一重地狱再次变得空空荡荡,弓手半神与雷术半神等待片刻,便化为一团白色泡沫,被再次遗忘。

    第二重地狱里,亚修一进来就差点掉进水里,幸好展开虚翼维持在空中。

    纵目望去,皆是蔚蓝大海,没有一寸一尺的土地。跟第一重地狱一样,地狱二重也是没有天空,亚修抬起头便看见大海的倒影,看上去就像是万吨海水下一秒就要倾压而下。

    这里就是第二重地狱,海洋。

    亚修忽然感觉手上一松,转头看见死狂将自己的双手***裤袋里。他微微一怔,才发现自己刚才居然触碰到死狂。

    「半神据点,都是在海洋里面吗?」他问道。

    「接下来的时间,」死狂平静说道:「你应该没时间搜刮了。」「什么.....?」

    咕噜噜。

    亚修低头一看,发现澄清的海面冒出无数白色泡沫,就像是蓝海里长出一朵朵霉菌。片刻后,一位位半神术师从海里升起,一头头半神生物钻出海洋,数百上千位猎杀者抬起头,注视着空中的有名之物。

    因为上空是下方的倒影,因此亚修放眼望去,上下四方皆是死寂冷漠的敌人,他仿佛与整层地狱为敌,连逃跑的方向都找不到,连一处容身的空隙都没有。他的心一点一点下坠,血液里仿佛凝聚冰渣。对付一名半神,很轻松,两名半神,应该可以,三名半神,勉强能行,但如果是上千位半神......那这里就是他的葬身之所。

    「你还可以出卖你的心灵。」

    亚修转头看向后方的死狂,他意识到什么,问道:「我不可能引起这种场面......是因为你?」

    死狂将自己变得透明的手掌藏在后面,平静说道:「随便你怎么想。」

    wap.

    /59/59962/209691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