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有缘千里来相会

作品:《老婆是花瓶,得宠着

    郁舒三人用完餐后,就提议四处转转,毕竟是来散心的,当然应该四处转转而不是回房间闷着。

    他们在船上工作人员的建议下,到了一处观景绝佳的甲板上。

    此时正直傍晚晚霞漫天的时候,景瑟美得让移不开眼。

    海风也没有想象中那般冷,吹拂在脸上,有着难以形容的温柔。

    郁舒身上披着一块羊毛毯子,是封尽臣让工作人员送来的,生怕她受冻。

    滕娇娇看见后又是一通羡慕,都快把封尽臣这个绝世好男人给吹上天了。

    三人在观景绝佳的甲板上有说有笑,又拍了不少的照片,气氛十分的和谐。

    荣斯爵所在的云水亭距离观景台没多远,垂直几米的距离。

    他依稀听到了阵阵欢笑声,眉宇蹙得更紧了。

    宋柯见状,准备去把阳台的玻璃门关上,怕外面的动静惹得这位爷不开心。

    谁知他刚走两步,荣斯爵也起身了。

    他径直的往阳台走了去,那架势,真让宋柯担心他是去骂人的。

    所以宋柯也急忙跟上,快步到了阳台上时,被外面漫天的晚霞给迷了眼。

    然而荣斯爵的注意力却不在那绝美的晚霞上,而是顺着那时不时传来的欢笑声方向看了过去。

    因为高度的原因,他几乎是以俯视的角度看向甲板上的三人。

    郁舒正跟滕娇娇在说话,司眠则靠着扶手在吹风,视线眺望着远处和海水相间着的晚霞在走着神。

    明明甲板上有三个人,可荣斯爵一眼就注意到了司眠。

    即使隔着几米的距离,他还是认出她来了。

    是那晚那个女人。

    明明只是短暂的有过交集,可他依旧能第一眼就认出她来。

    包括那日在医院门口时,只是匆匆一瞥,他也认出来了。

    宋柯原本还担心荣斯爵会发脾气,谁知他只是站在阳台上往下看了看。

    具体在看什么他也不太清楚,但他觉得应该不是在看女人。

    大概是察觉到了宋柯的视线吧,荣斯爵收回了视线,看向了司眠正在眺望的远处。

    好半晌,他说了一句,「这晚霞是挺美的。」

    宋柯,「……」

    跟着荣少这么久,还真没发现他是个有如此闲情逸致的人。

    晚霞转瞬即逝,很快正片天空就变成了暗蓝色。

    甲板上看景色的三人也回去了,荣斯爵收回视线,转身回到房间里,让宋柯通知厨房准备吃的送来。

    周师傅等人早就在待命状态,得到荣斯爵的吩咐后,立即重新为他做了一份晚餐。

    当然还是以清淡口味为主,送过去的时候,周师傅心情其实挺忐忑的。

    然而这一次荣斯爵什么都没说,拿着叉子默默的吃了起来。

    周师傅那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了地。

    这是司眠和滕娇娇头一次夜宿在船上,那种奇妙的感觉是难以形容的。

    两人特地睡在了同一张床上,一起聊天一起感受旅行带来的快乐。

    「我以前还以为睡在船上会摇摇晃晃的呢,没想到这么稳,跟睡在家里没什么区别的嘛。」滕娇娇在柔软的床上翻滚着,开心得直扑腾。

    司眠因为怀孕的关系就显得要镇定得多,「我也觉得很稳,期初我还担心我会晕船来着,结果一点晕船的症状都没有。」

    「可能还是跟船有关,这船看上去就很高大上。」滕娇娇感叹道,「只是来接我们去的船就这么高大上了,你说那海中之梦游轮得多高级啊?」

    「不知道,贫穷限制了我的想

    象力。」司眠中肯的评价道。

    「反正我觉得这趟旅行就是我的人生巅峰了!」滕娇娇憧憬的道,「要是能像泰坦尼克号的杰克那样,遇上一个让我心动的人,那就更完美了。」

    「咱们还是洗洗睡吧,梦里什么都会有的。」司眠绝对是人间清醒。

    「呜呜……梦里全是马赛克怎么办?」

    「凉拌!」

    这一夜她们睡得特别舒坦,一觉就到了天明。

    早晨的海风是有些冷的,司眠裹了毛毯去了阳台看朝霞。

    经过一夜的航行,船只离陆地已经很远了,视线所及之处,都是无边无际的海洋。

    与浅海处的颜色不同,这里的海水似乎是深蓝色的,看不见底,但时不时能看到鱼儿在海中嬉戏。

    司眠哈着气搓了搓有些发冷的手,眯着眼看着海面不远处蹦跶出来的一只海豚。

    她惊讶的瞪大眼,随后看见更多的海豚跃出海面,跟着船只的方向往前游动着。

    其中有一只粉色的海豚尤其显眼,司眠激动得想找手机把这难得遇见的一幕拍下来,却发现手机不在身上,又匆匆忙忙回到房间找手机。

    滕娇娇还在睡,她的时差并没能调整过来,昨晚应该是很晚才睡的,这个点正是她睡眠最好的时候了。

    司眠没有吵醒她,拿了手机就回到阳台,准备在海面上寻找刚刚的那群海豚。

    可找了一圈也没看见,只好打开手机相机放大倍数想从更远的地方找到,却不小心让手机掉在了地上。

    她吓了一跳,蹲下去捡起手机时发现镜头被翻转过来,正对着她的上方。

    一张脸突兀的出现在了屏幕上,把司眠吓得不轻。

    她惊呼了一声,下意识的抬头往上方看去。

    这一看,正好与男人的视线对了个正着。

    时间仿佛停止了一半,司眠眯着眼,在看清楚男人的脸后,又慌乱得猛然往屋内跑。

    心跳得很快很快,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

    她甚至都逃到了卧室里,紧张得把房间的窗帘全都拉上。

    滕娇娇这才被拉窗帘的声音给吵醒,睡眼惺忪的看向司眠问,「怎么了?」

    「没,没事。」司眠磕磕巴巴的道。

    滕娇娇听出了她语气里的不对,强撑着坐起身来打开了床头的灯。

    再看向司眠,她一脸的惶恐之色。

    「眠眠,你怎么了?」滕娇娇有些紧张的问道。

    「刚刚……被海里的大鱼给吓到了。」司眠胡乱扯了个理由,「我可能有巨·物恐惧症吧。」

    「这样啊,那就别看。」滕娇娇信以为真,下了床去拉她,却发现她的手格外的冷,「你的手怎么这么冷?」

    「海风吹的吧。」她刚刚跑太快了,连披在身上的羊毛毯都落在了阳台上。

    滕娇娇认真的给她捂着手,「你穿厚一点嘛,这个天气还是很冷的,你可别弄感冒了。」

    「嗯。」

    在滕娇娇的碎碎念下,司眠总算镇定了一些。

    她不停的在心里告诫自己,应该是看错了,不可能是那个人的。

    她刚就是太紧张了,而且人家未必是在看她。

    可能是被这事儿给吓到了,司眠再没去过阳台。

    等滕娇娇睡得差不多了,两人才出了房间去往餐厅用餐。

    听餐厅的服务员说,郁舒他们没过来用餐,而是让人把早餐送到房间去的,似乎是因为郁舒赖床了。

    两人都可以想象得出是个什么画面,必然是封尽臣不忍心叫郁舒起床,就让服务员把早餐送到

    了房间里,甚至还有可能亲自喂郁舒吃早餐。

    那画面太美,两人都不敢想象了。

    司眠胃口还不错,滕娇娇就更别说了,这么高级的美食可不能浪费了,所以两人吃得特别的专注。

    没多会儿餐厅又来了几个人,走在最前面的正是荣斯爵。

    宋柯询问早餐事宜时,荣斯爵提出到餐厅用餐。

    虽然宋柯觉得有点奇怪,但还是随着他一起来了餐厅。

    偌大的餐厅就只有司眠她们那一桌有人,明明还有很多的位置,其中也不乏观景绝佳的位置。

    可荣斯爵却选了临近两人的那一桌。

    服务员送了热水过来,并给荣斯爵递上了菜单,让他挑选想吃的,厨房给他现做。

    荣斯爵很随意的选了两个后,就端着水慢慢的喝着。

    宋柯等人则站在他的身后,没什么表情。

    司眠吃得差不多了,正端起牛奶喝,一抬眼就看到了荣斯爵。

    她吓得当场咳嗽起来,像是被呛到了。

    「你慢点儿。」滕娇娇给她递过去纸巾。

    司眠脸颊被呛得通红,好不容易缓过来,再看向荣斯爵的时候,发现他已经收回了视线,只专注的看着手中的手机。

    好像并没认出她来,司眠在心里这么猜测着。

    即使如此,她也心跳如雷,直催滕娇娇吃快点。

    滕娇娇喝完最后一口牛奶后才擦擦嘴起身说,「好了我吃饱了,走吧去观景台。」

    「嗯。」司眠轻轻的嗯了一声,拿着外套就跟滕娇娇一起往外走。

    滕娇娇路过宋柯的时候,下意识的偏头看了看他。

    「咦。」滕娇娇疑惑的叫了一声,「是你?」

    宋柯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滕娇娇。

    他刚刚的注意力都在荣少身上,到是没注意这两人。

    要不是滕娇娇偏头看他,他也不会留意到的。

    他先看了看滕娇娇的脸,见她脸上的红肿已经彻底消散了,跟之前留给他的印象是有点出入的。

    但不得不说,那张脸还是很好看的。

    特别是今天的她没有化浓妆,也没有穿那些花里胡哨的衣服,整个人素净着一张脸,说不出的耐看。

    「你好。」宋柯客客气气的跟滕娇娇打了个招呼。

    「你好。」滕娇娇这人多少有点社交牛逼症,毕竟常年混迹于夜场,这点交际手腕还是有的,「你也是来旅行的啊?真巧,居然还能在这里碰上熟人,你说这算不算缘分呢?」

    宋柯大概是没遇到过这么热情的异性吧,愣了愣后,生硬的点了个头,「算吧。」

    「你好你好,我叫滕娇娇,你叫什么名字啊?」滕娇娇甚至主动跟宋柯伸出了手。

    司眠恨不得拉着滕娇娇就走。

    到不是因为她跟这人搭讪,而是因为坐着的那个男人,让她心里发慌。

    「宋柯。」宋柯言简意赅的做了个自我介绍。

    当然他也伸手跟滕娇娇握了手,滕娇娇更是感激的道,「上次的事我还没能好好的跟你说声谢谢呢,本来以为不会在碰上了,没想到咱们这么有缘分,这叫什么,相逢即是缘,有缘千里来相会?」

    /64/64853/20961195.html